您的位置:一品小說網 > 都市言情 > 我真不是學神 > 第1837章 等著看就行了

第1837章 等著看就行了

作品:我真不是學神 作者:曾經擁有的方向感 字數: 下載本書  舉報本章節錯誤/更新太慢

    李望江在糾結中,突然覺得李元書好像也沒做錯,事情牽扯這么大,他也不可能只聽這小子一面之詞,不是他不信任兒子,是事情太重大。

    “你說的那位貴不可言的貴人,在哪里?”

    李元書立刻道,“是中午時在薛家酒樓遇到的,下午我安排過事情后,去了一次酒樓,知道那位住在了薛家客棧。”

    在薛城內,拋開蕭繼晨蕭家那種全魯國頂尖的過江猛龍,許、李、魯三家就是最頂尖士紳土豪,薛家、王家等等,就是次一檔的士紳世家了,薛家主營餐飲、客棧之類行業。

    在薛城,想吃最好吃的美味,想住最高檔的客棧,基本就是薛家一個選擇了。

    李望江這才道,“我去會一會魯兄。”

    知道了貴不可言的那位住在薛家客棧,他也不敢冒然去拜訪,還是先去魯國興家里,向那個小子打探一下情況,當然,李望江這樣的家主,口中的魯兄是魯國興的父親,魯振南了。

    李元書表情微不可查的變換一下,才笑道,“我陪父親大人一起前去。”

    魯國興當然知道,他們還沒試探出蘇恒的具體身份,實話實說,就會讓李元書穿幫,但下午他在做事的時候,也又和魯國興接觸了一次,讓他幫自己圓一下慌。

    即便那位摯友很不理解,還是愿意幫他在李望江這里圓謊的。

    當然,魯振南就知道真相了。

    魯振南會不會幫他圓謊,現在李元書也不確定,只能跟著一起去,見機行事了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一段時間后,薛城魯府。

    魯振南帶著魯國興,客客氣氣送李家父子出門,等轉身又回了書房,魯振南才一臉疑惑的道,“你們真不知道那位貴人的具體身份?只是覺得他可能是國都曲阜的大人物?”

    魯振南順勢幫李元書圓了一次謊,原因很簡單,李元書和兒子關系很好,他不介意幫他們繼續加深一下感情。

    就算這次李元書賭錯了,給李家帶去一定的麻煩,那也只是一定程度的,可以接受的麻煩。

    李元書的未來李家家主位子,也基本不會有大變動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讓魯家下一代接班人,和對方保持良好友誼,是很有必要的,利于魯家未來的發展和穩定。

    魯國興立刻回應,“是的父親,從頭到尾,我們和那位貴人,就沒說上幾句話,只是從穿著氣質,談吐方面,猜測他是大人物,需要我們去主動結交,示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具體身份來歷,還是言深交淺,沒法深入,我也不清楚元書兄這次為什么賭性這么大。”

    真要能確定什么,比如蘇恒是商唐里貴不可言的尊貴人物,例如皇室親王一流,何止李元書會行動?魯國興會比他行動的更快!

    若他們能得到大商大唐親王級的好感,幫忙,別說家族事業會攀升一個新的臺階,就是順勢振興一下魯國,都有不小希望。

    別忘了,不管大商還是大唐,皇室,和帝國內的士紳權貴、資本新貴,基本是對立的。

    士紳貴族權勢越大,皇權就越衰弱。

    對于立在魯國上空,不斷盤剝魯國利益的士紳勛貴們,兩大帝國王室,估計也是恨不得這些家伙倒大霉的。

    那些大帝國的士紳貴族,在魯國盤剝走越大的利益,就越有利他們家族的振興和繁榮。

    商唐親王級存在,就算不涉政只經商,談商業能力,也可以在合理的規則內,打壓的一部分士紳資本抬不起頭來。若是在和兩大帝王關系親近,配合一下皇權?估計能讓盤踞在魯國天空的大商士紳資本,血崩。

    就是沒辦法確定蘇恒身份,還覺得對方大概率是魯國曲阜的大人物,魯國興才不敢輕易行動,然而在李家父子拜訪的時候,那個好友卻是故意向商唐的頂尖貴人身上引……幾乎要把李望江這個家主也帶騙,帶溝里?就是為了讓李望江也支持他做下的事?

    魯國興真有些看不懂那個摯友了。

    在他疑惑中,反倒是魯振南笑了,放聲大笑,“哈哈,你呀你,說起來和李元書是摯友,卻連你那個摯友的真正志向都看不出來。”

    “他和你,同樣是有志中興魯國的青年才俊,在這個大方向上很談得來,可你忽略了,李元書對于普通的基層百姓,要比你態度友善的多。”

    “老夫估計,他就是借這位貴人的事,順手幫一下我薛城的基層百姓罷了。免得那些百姓被許家和知府衙門,聯手盤剝的數十上百家家庭破產。”

    魯國興瞬間懵逼,“只是因為心善?就賭這么大?”

    他都有些小震驚。

    魯振南肯定點頭,“八成是這個原因了,其實你平時,多關注一些小細節,就會知道對待平民百姓方面,他和你,根本是兩種態度。”

    李、許、魯三家,是薛城最頂尖士紳豪族,對于基本確定了的下一代繼承人,魯振南怎么可能不多關注一下?

    有些事即便李元書不提,不說,只看他平時怎么做的,你就能看出他的具體心性了。

    李元書和魯國興對待平民百姓態度有沖突?這在魯振南眼中,是微不足道的小事。平時他也就沒提過。

    “這也就是你蒙在鼓里,我估計李望江那個老匹夫,其實也能隱約猜到,李元書會做的那么干脆,和他心善,想保護一批平民不被敲詐欺壓的破產有關。”

    “但現在,咱們幫李元書圓了慌,就算猜到這點,李望江也不會在意了,他們只會在這件事上,和許家,甚至那位于同知對著干。”

    “我們不用管那么多,只等著看就行了,看到最后,那位貴客到底是什么態度和身份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若是曲阜的頂尖士紳豪族里的精英,或者王室的杰出子弟?多少還能照應李家一下,但也可能,沒等這里事情結束,那位就走了呢?要是走了,臨走也沒表明身份,只是讓李家白做一次惡人,那笑話就大了。”

    蘇恒若是商唐親王級存在,對李家就絕對是大機緣,對魯國也可能是一場影響很多事的機會,但若只是蕭家那種頂尖家族的精英子弟?那也翻不起多大風浪。

    保護平民,善待平民?你一個世家子那樣子做,其他世家怎么看你?就是用看奇葩的眼神看你的。

    魯國王族?意義同樣不大,魯王室,先推翻了壓在頭頂的大商士紳,還有抱團的魯國士紳,再談什么王權吧。

    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:
推薦閱讀:
江苏福利彩票大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