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一品小說網 > 其他類型 > 溫柔少爺的暴躁女友 > 第135章情緒崩潰

第135章情緒崩潰

作品:溫柔少爺的暴躁女友 作者:泥鎖骨 字數: 下載本書  舉報本章節錯誤/更新太慢

    下午下班剛從公司出來,見長安就看到臣子默在門口,心里有些不安,幾步跑上前道,“子默?你怎么來了?”

    臣子默穿著一件米色大衣,身材修長有型,轉身看到見長安時眼里一閃而過的痛楚,道,“長安,幾天沒見,你清瘦了不少。”

    見長安心里有事,敷衍笑笑,道,“子默,找我有事嗎?”

    “哦,先去你家吧,慢慢說。”

    一回到家,不等臣子默坐下,見長安著急問道,“魏星曜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臣子默慢慢坐下,嘴角溢出一抹苦笑道,“不是他出事了,是你和我出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見長安緊張的坐立難安。

    “星曜的爸爸應該知道你和星曜的事了,而且也知道我和子京的關系了。星曜被他爸關在家里修身養性,子京已經去看過了,沒事,他讓我過來看看你,讓你別擔心。”

    見長安聞言嘴唇抖了抖,放在膝蓋上的手指攥成拳,道,“那…意思是,他家里不同意我和他的事,對嗎?”

    “這一點你應該早有心里準備的。不同意才是正常的,要是同意那才有鬼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他什么時候能回來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他現在不光要解決你的事,還有我和子京的事。馬上就會有大事發生,肯定是攪動風云的大事,商界要變天了。”

    見長安扶額,心里煩悶道,“那我該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?你就乖乖上班,好好生活…”臣子默看著桌上的板栗,道,“不要做這些莫名其妙的事就對了。”

    見長安看著臣子默,一臉擔心,道,“子默,那你呢?你怎么辦?”

    臣子默看起來比見長安還迷茫,無助,仰頭嘆氣,道,“本來我打算和子京移民去美國結婚的…”

    見長安驚訝的目瞪口呆,道,“移民?”

    臣子默笑笑道,“別這么大驚小怪的…”

    “不是大驚小怪,是無法接受離別。畢竟美國太遠了。”

    臣子默玩著桌上干硬的板栗,道,“現在不用擔心了,是你說服了我,不去了,哪兒都不去了。誰要來就來吧,躲又能躲到哪兒去呢?”

    “我?”

    臣子默從兜里掏出幾張照片扔在茶幾上,道,“想想怎么向星曜解釋吧!”

    見長安拿起照片意外,道,“哎,這不是…這不是咱倆上次吃火鍋,散步聊天…誰偷拍的?”

    臣子默道,“我也想知道,要不是這些莫名其妙出來的照片,事情也不會發生的這么突然。”

    見長安愣住,“可是我要解釋什么?”

    “解釋你為何那樣笑,為什么要和我擁抱?你不怕你家星曜吃醋嗎?”

    “走的端,行得正,有什么好怕的。倒是你?你怎么辦?滕子京的父親不是那么好說話的人吧?”

    “我不怕,什么都不怕,我擔心的是子京,他脾氣太倔…”

    “可是子京人家畢竟是親生的,再怎么樣也不會太過,你就不同了,他們會不會對你怎么樣啊?要不你先住我這?”

    臣子默忍不住笑出聲,道,“你要不要拿鏡子看看你此刻的表情?驚悚,恐怖,電影看多了吧?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開玩笑,真的,他爸應該不會查到這里…吧?”

    “都能追殺我了,你覺得呢?”

    見長安非常認真的想了想道,“要不這樣吧,你去我老家…”

    臣子默拉住見長安的手,安撫她不知所措的心情,道,“先別慌,只要我還和子京在一起,這種事就躲不過。這么多年,我一直擔驚受怕,不知道哪一天秘密就會被揭穿,會有什么后果,我又要怎么辦?可是,當我早上接到子京的電話時,心里卻很平靜,不害怕,不慌張,反而松了一口氣。”

    見長安靜靜坐著,兩個人在自己的空間里沉默著,從下午一直坐到晚上,臣子默才起身道,“我先走了,你什么都別多想,不想上班就在家里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子默,我能在你那里住幾天嗎?我一個人住,有點害怕。”

    臣子默看了一眼空蕩蕩的房子,道,“你去拿幾件換洗衣服!”

    見長安再次來到這座莊園,心情卻大不相同,上次是參加聚會,這次是心靈避難。

    “你就住星曜那間房子,東西都有,缺什么就告訴我。”

    “嗯,謝謝你,子默。”

    臣子默笑道,“謝什么?該說謝謝的人是我,其實我一個人住著也害怕。”

    見長安露出一抹淡淡的笑,回到房間,不停給魏星曜打電話,可是一直提示關機。無奈之下,她給金楨導演打了一通電話,“金楨導演,我是長安!”

    “長安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金楨導演,您能聯系上魏星曜嗎?他的電話我一直打不通。”

    金楨導演溫和的聲音傳來,道,“長安,別著急,星曜是被他爸關在家里了,不過你放心,他沒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”見長安眼淚在眼眶里打轉,小聲抽泣道,“可是,我特別想他,我想聽聽他的聲音,想知道他好不好?金楨導演,您能不能和魏星曜的父親說說,讓他…讓他…”見長安說到最后只剩下連續不斷的哽咽和抽噎聲一句話都說不出來。

    “長安!長安啊,你別哭,我也準備回去一趟,我回去就讓星曜給你回電話,你先別哭。長安,放心,沒有什么大事,別害怕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謝謝你,金楨…導演…”見長安完全停不下來的哽咽聲引來了臣子默,一看這情景,忍不住上前抱住她道,“長安,你平緩下心情,冷靜下來聽我說好嗎?”

    見長安也想停下來,可是她嗓子的開關好像不受她控制,哭到抽噎,打嗝,整個人看起來像是到了崩潰的邊緣,流著淚,眼睛血紅一片,不停的抽噎,不停的打嗝。臣子默忙起身叫來醫生,道,“你快看看她是怎么回事!”

    醫生檢查了一通,道,“情緒過于激動,給她打一針鎮靜劑,好好休息一下。”

    臣子默點點頭,醫生打完針出去,見長安終于安靜入睡,紫紅的臉才慢慢恢復正常。

    已到深夜,金楨導演風塵仆仆回到魏宅,直接去魏星曜的房間,掏出電話,道,“星曜,你快給長安打一通電話,她情緒有些不對頭。”

    魏星曜立即從床上跳下來,接過電話按出見長安的手機號碼,電話響了很久都沒人接,頓時有些心慌意亂道,“沒人接,金叔叔,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下午她給我打電話,說你的電話一直打不通,邊說邊哭,到后面連哭腔都沒了,一直打嗝,所以我擔心她出問題。”

    魏星曜轉身出來卻被門口的保安攔住,“少爺!”

    “滾!”

    魏星曜紅著眼睛把門口兩名保安狠狠推開,金楨導演對兩人道,“你們下去吧,沒事。”說完跟著魏星曜一路來到書房,魏父也沒睡,一直在處理公務,看到魏星曜發了瘋一樣沖進來還有身后的金楨導演時,愣了一下,道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要回去。”魏星曜吼道。

    魏父看都不看他一眼,轉而看著金楨導演,道,“怎么回事?你怎么回來了?”

    金楨導演在椅子上坐下道,“送信!那個姑娘可能有點著急,你讓星曜回去看看,別出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魏父神色淡然,再看向魏星曜語氣生硬道,“我派人過去幫你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回去!”

    “我說的話聽不懂是嗎?”

    “我說,我要回去!”魏星曜一直冷眼瞪著魏父,這是他第一次對父親用這個態度說話。

    金楨導演看了看,拍拍魏星曜的肩,勸道,“那這樣,我現在就坐車過去看看長安,你也別著急,應該沒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回去,我要回去,我…”

    ‘啪’魏父一巴掌甩過去,道,“沒完了是嗎?這里有你說話的份兒嗎?”

    魏星曜就愣愣的站著,沒有任何反應,突然直直跪下來,眼淚奪眶而出,抱住魏父的腿道,“爸,求您了,讓我回去看看她,就看一眼好嗎?我連夜再趕回來,您可以派人跟著我,也可以讓金叔叔跟著我。”

    魏父和金楨導演都被魏星曜嚇了一跳,從來沒見過自己的孩子還有這樣的一面,一時有些動容,妥協道,“去吧,現在已經是凌晨了,下午5點前回來。”

    魏星曜起身就走,光著腳跑回房間套了件羽絨服就往出走,金楨導演跟出來,道,“我和你一起去。”說完又道,“我讓莊園的人去別墅先看看,你別著急。”

    “謝謝,金叔叔。”魏星曜坐在車上一直給見長安打電話,打到后來提示對方關機。

    而派過去的人也回報說別墅沒人,魏星曜心急火燎,口無遮攔,道,“會不會是我爸爸…不是,是我媽,她…把長安…我給我媽打電話…”

    金楨導演忙攔住他道,“你以為你媽是什么人?她可是大家閨秀,想什么呢?別急,你再想想,她還能去哪兒?”

    魏星曜又撥出電話,電話想了很久才被接通,“喂,菲菲,我是魏星曜,那個,長安在你哪兒嗎?”

    “沒有啊,長安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哦,沒事,沒事,打擾了,再見!”

    魏星曜沮喪的一把抱住頭,痛苦喊道,“怎么辦?她連菲菲那兒都沒去?她還能去哪兒?”

    金楨導演想了想,道,“你問問子默!”

    魏星曜像抓到救命稻草一般,又給臣子默打電話,還好電話馬上就接通了,他卻緊張到不敢說話,道,“喂?”

    “喂?星曜嗎?”

    魏星曜閉眼在心里畫了一個十字,才開口道,“子默…不見,在你哪兒嗎?”

    “不見?在我這!”

    魏星曜僵硬的身體終于癱軟下來,靠在椅背上,頭發都濕了,道,“能不能讓她接下電話。”

    “不能!”

    魏星曜的心又揪起來了,皺眉道,“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她睡著了,一直聯系不上你,情緒快崩潰了,醫生給她打了安定,等她醒了我讓她給你回電話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推薦閱讀:
江苏福利彩票大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