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一品小說網 > 歷史軍事 > 別惹九千歲 > 第二十一章 你對力量一無所知

第二十一章 你對力量一無所知

作品:別惹九千歲 作者:啤酒紅糖 字數: 下載本書  舉報本章節錯誤/更新太慢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“什么彩頭?”童淵問道。

    在他想來無非是錢財外物之類的。

    這些,童淵沒有,但他有力氣,但凡條件允許的,他自然可以去掙。

    只是成南這樣的人顯然對這些是不好奇的。

    “十年!”

    “十年?”

    “跟我混十年,十年之后還你自由!”

    成南的要求讓童淵有些意外,從某種意義上這是比錢財更貴重的東西,卻又是童淵目前僅有的東西。

    自由值多少錢,他不知道。

    他好奇成南的彩頭是什么。

    成南道:“若我輸了,自然跟你混十年。”

    童淵卻道:“我獨來獨往慣了,不喜歡身邊跟著人,只求一戰。”

    倒是個爽快人。

    然而一旁王越和胡廣生則忍不住咂嘴。

    王越甚至忍不住說一聲:

    “你對力量真的是一無所知!”

    就在三人準備就緒,開始所謂一挑三時。

    不遠處傳來了一陣馬蹄聲,聞聲看去。

    一道身影騎著快馬正朝著此處飛奔而來。

    “是蹇碩將軍!”

    只見他匆匆而來,未等到馬兒停穩,便跳下馬,徑直走到成南身邊,躬身拜道:“拜見九千歲。”

    “是陛下有事安排?”成南問道,蹇碩點點頭,往左邊官道瞧了瞧,正好瞧見不遠處一隊人馬正在緩緩駛來。

    從著裝上來看,應該是西域人士。

    “可是西域來使?”

    “是于闐國的使者!”

    蹇碩言道:“進來于闐國在邊境蠢蠢欲動,著實有些不安穩,看似來使供奉寶物,實則是來探查我大漢內部虛實。陛下的意思是希望九千歲在他們從這里經過的時候,稍微展示一下我大漢得實力......”

    “就是嚇唬嚇唬他們唄。”

    “別打他們就行!”

    “即是陛下的意思,我自然會照辦!”

    看到成南同意,蹇碩松了一口氣,本以為成南不會輕易聽從漢靈帝劉宏調令,沒想到竟然這么容易就答應了。隨即上馬便朝著于闐國的使團而去。

    此刻成南腦海中正在翻閱著史冊內容。

    熹平四年,也就是175年的時候,西域于闐國王安國進攻拘彌國,大敗之,殺拘彌王。

    于是漢戊巳校尉、西域長史分別發兵,輔立拘彌侍子定興為拘彌王。

    倘若眼下于闐國是對大漢有意圖的話,那為什么會突然間轉而攻打拘彌國呢?

    應該是期間發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只是具體內容,史書中并無記載。

    眼下于闐國使團到此,會不會就是因為這一次試探出使,讓于闐國那邊改變了對大漢得意圖呢!

    若是如此,自己出手也不算是違背歷史,恰好還是促成歷史形成的一個因素。

    確定了這些,成南對著另外一間茅草屋喊道。

    “老柴!”

    “在!”

    老掌柜從茅草屋中走出時,童淵一臉驚訝。

    這茅草屋里何時有一個老者,自己竟然毫無察覺。

    只見那老者走到成南身邊,緩緩低下頭:“東家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成南問道:

    “河的方向在哪兒?”

    “東南!”

    “聚此多遠?”

    “不足一里!”

    “瞧見了!”

    “客棧的位置是不是離河邊太遠了點?”

    “的確有點。”

    “這樣來回采水也有些麻煩。”

    成南緩緩退后一步,輕呼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看到這般場面的王越和胡廣生、老柴三人下意識退后兩步,王越還不忘了拉了一把童淵。

    童淵不解,但也跟著三人退后幾步。

    而不遠處蹇碩以私人的身份和于闐國使團撞面。

    “可是于闐國來使?”

    蹇碩停馬問道。

    于闐國使團中走出一官人,上前打量了來人一番:“來者何人?”

    “吾乃,未央宮殿前將軍蹇碩,特來此迎接使團進城。”蹇碩言道,說話間身形挺直了許多。

    那于闐國來使見來人只有蹇碩一人,不免厭意:“一個人?大漢國難道就是這樣迎接遠來的客人嗎?”

    “禮在于心,不在于表!”

    蹇碩言道:“在我大漢,禮節看中不僅僅是排場,還看是誰來迎接。本座殿前將軍,迎接你一個于闐國小使團,已經是屈就,貴使莫要分不清自己的身份!”

    兩人言語間皆是對方不滿。

    幸而為了接下來的流程,也并沒有直接鬧翻。

    在蹇碩帶領下,使團繼續朝著洛陽城前進。

    使團長自然很快就注意到管道邊成南居住那個茅草屋,當即對著身邊冷笑一聲:“都說大漢富裕,自己家大門口竟擺著這樣破落戶,當真是折了顏面。”

    那蹇碩也是立刻反擊:

    “的確......門前擺設自然代表著國家顏面。”

    蹇碩說道,使團長以為蹇碩是故意承認這茅草屋丟了大漢顏面,卻沒想到蹇碩接著道了一句:“卻要看著擺設為何?”

    “不就是兩間茅草屋嗎?”使團長道。

    “自然是茅草屋,但貴使可知這茅草屋里面住著是誰?”蹇碩一臉壞笑的反問道。

    “能是誰?”使團長:“莫非是你們大漢的天子!”

    “貴使放肆!”

    蹇碩冷喝一聲,體內真氣流動,驚得使團長胯下的馬兒亂了陣腳,險些撞翻了四周同伴。

    “若非看著兩國交好,憑你這句話,本將軍當即就可要了你的性命。”

    蹇碩一臉冷怒的說道:“奈何我家陛下仁慈,讓我對你們寬容一些。”

    使團長此刻一臉驚訝的看著蹇碩,沒想到眼前這個太監功力竟然這么深。下意識看了看身邊幾個武士都已經立刻警惕起來,顯然是感知到對手武力強橫。

    那蹇碩趁著場面稍微停頓,隨即說道:

    “這茅草屋里雖然沒住著我們大漢天下萬歲陛下,卻住著我大漢守護神九千歲殿下。你說這茅屋擺在這里地位如何?”

    “九千歲殿下?”

    使團長滿臉疑惑:“此人是誰?怎么從未聽聞過?”

    “我家千歲殿下云游四海二十五年方才歸來,二十五年前,貴使多半還是光著屁股的小娃娃,沒聽說過也是自然!”蹇碩揚起脖子瞧著使團一眾人。

    背后有靠山,碰到誰都不會怵,這個道理在哪個朝代都是存在的。

    此刻蹇碩身后可不僅僅只是大漢洛陽城,還有一個天下無二的怪人成九千歲。

    足夠他橫著在使團面前囂張跋扈了。

    然而他并非是那么愚蠢的人.....

    萬一成南中間出了岔子,他稍微把持一點尺度,還能有所化解。

    只是成南那邊真的會出問題嗎?

    一行人已經在茅草屋邊停下,正瞧見見成南輕輕的閉上眼,握緊拳,徑直擊出。

    那是再簡單不過的動作。

    然而就是在那一拳之前,天地間的靈氣好像都黯淡了一般。

    倘若有神明在此,似乎連他們都會跟著避讓。

    直勾勾的一拳,朝著那條河的方向回去。

    所過之處,寸草寸土盡數被碾壓過去。

    一條深達五尺的溝壑,直通一里外的河徑。

    頃刻間便在河流邊分出了一個分徑,那一拳到底是何等威力,而使出這一拳的人又是何等存在。

    “這就...是大...漢九千歲?”

    使團眾人震撼的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瞧著使團長結結巴巴的樣子,蹇碩得意的笑了一聲:“我大漢英豪滿地,使團長若想見識,來日我帶你去結交一番。”

    “勞煩了......”

    一拳之下,狂妄,傲慢,自負盡數化為烏有。

    蹇碩下馬,朝著成南單膝一拜:“參見九千歲。”

    使團眾人也不敢猶豫,該下馬的下馬,該下車的下車,齊刷刷的跪在那里,齊聲拜道:“于闐國使團長率眾見過大漢九千歲殿下!”

    “于闐國就來了這么點人?”

    成南回頭,瞧著于闐國使團一眾人。

    使團長磕磕巴巴的說道:“回稟.....我們是先行部隊,還有一些珍寶因為太重,所以由我于闐國護寶將軍在后面保護著.....正在趕來的途中。”

    “是這樣啊!要是沒什么事兒,就退下吧!”

    成南揮揮手,使團一眾人立刻退回去。

    蹇碩偷偷沖著成九千歲拜了拜,感謝他給自己撐場面。

    然后暗道了一聲:爽。

    得意洋洋的領著使團的人往洛陽城去了。

    接著便輪到了童淵,童淵還楞在那里,看著河流水正在緩緩注滿這條小溝壑,眨眼間一條小河成了。

    這等震驚還在繼續著......

    王越走到童淵身邊,故意打量了一會兒,見他沒反應,當即拍了兩下他的肩膀,笑著問道:

    “還要比嗎?”

    “啊!??”

    童淵這才回過神:“不...不...比了...”

    瞧著一臉后怕的童淵,成南伸了伸懶腰,提醒童淵:“記得十年!十年后,我會放你自由。”

    “好...好...”

    童淵勾著頭,甚至連再抬頭去看成南的勇氣都沒了。

    他開始惱怒自己師傅怎么間接的指引自己來跟這樣的怪人比武。

    也開始明白他所言廢墟,別說是自己師傅玉真子,當今世上,有幾人能有這般實力!

    至于成南,他早已懶得去管河流的事情。

    又開始折騰起他的火鍋,仿佛這世上,比起打架,他更好奇用什么稀奇古怪的方式來滿足自己的味蕾。

    一邊還不忘了安排老柴:

    “這些西域來使今天見了我,必然還會再來拜見。肯定會帶些禮物。什么珍寶玉器的就不用了,他們應該帶的有些異域的珍果,不妨留下來,讓咱們自己嘗嘗鮮。”

    老柴點頭:

    “好的東家!”
推薦閱讀:
江苏福利彩票大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