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一品小說網 > 都市言情 > 我真的不想當醫生了 > 第三卷 第十四章 第一句話就在撒謊

第三卷 第十四章 第一句話就在撒謊

作品:我真的不想當醫生了 作者:筆尖的手術刀 字數: 下載本書  舉報本章節錯誤/更新太慢

    不過現在人多口雜,做生意這事兒也不急于一時,景蕭然想單獨找個時間和金緲談談,將自己所知道的一些后世發展慢慢透露給他。

    烈日當空。

    地面像已經著了火,一些似云非云、似霧非霧的灰氣,低低地浮在空中,使人覺得憋氣。

    冷飲店的人也越來越多,大部分前來逛街的人都受不了這熱辣的天氣。

    “沒記錯的話,我們的初衷是出來逛街的吧。”景蕭然道,“看看你們,現在一個個的都不想動了?”

    季瑩和周祖昆在閑聊著,時不時傳出一陣歡聲笑語。

    金緲則是拿著手機一直在發信息,看樣子是在和劉小美聊天。

    林萱桐安靜坐在位子上,拿著冷飲店里的一本雜志翻閱。

    “蕭然,外面太熱了,感覺室內和室外是冰火兩重天。”金緲又點了杯冷飲,“我看吶,下次我們直接組織室內活動得了,這鬼天氣讓人心煩意亂。”

    金緲將手機塞進了口袋,看樣子是和劉小美聊完了。

    “我贊成。”林萱桐輕輕一笑,舉起了小手。

    這時候,冷飲店走進了一個穿著熊玩偶衣服的人,他頭上戴著一個熊型的頭套,手里拿著一疊宣傳單。

    冷飲店里眾人的目光都被這穿著熊玩偶衣服的人吸引了。

    “哎,蕭然,”金緲突然低聲道,“你猜這穿著玩偶服的人是男生還是女生?”

    因為穿上玩偶服顯得很臃腫,從外面體型上倒是分辨不出性別。

    周祖昆湊過來道:“我覺得是個女生,你看她腳步有虛浮,看起來力不從心,不像是個男生的樣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還能看出她腳步虛浮呀?”季瑩捂嘴笑道,“我怎么看不出?”

    “猜的猜的。”周祖昆笑道。

    景蕭然有些好奇的看著這個穿著玩偶衣服的人。這玩偶衣服的材質是棉的,肯定沒有散熱功能。

    外面天氣這么炎熱,居然還能穿著這么厚的衣服在街頭發傳單,可不是一般人能堅持下來的。

    “我覺得應該是個男生。”景蕭然道,“哪個女生能穿著這么厚的衣服在烈日下發傳單?”

    眾人覺得有理,光是想象穿著這個衣服,就感覺心中生出一股燥熱。

    林萱桐點點頭:“記得我們幾個剛到漢街來的時候,就碰見了熊玩偶人。我們還休息了這么久,他卻一直在漢街里發宣傳單。”

    不一會兒,穿著玩偶服的人從冷飲店的前臺里拿著一疊宣傳單就出門了。

    看來這個人是冷飲店招的臨時工。

    剛走出冷飲店的熊玩偶人突然在門外的墻邊坐下了,然后緩緩躺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景蕭然幾人一直都在關注著這熊玩偶人,還以為這人是故意賣萌的。

    只是等了半天,這熊玩偶人仍舊趴在地上,一動不動。

    冷飲店前臺的老板是個三十多歲的女人,她也察覺到不對勁兒,立刻朝店外跑去,

    她跑到玩偶人身前,將他扶起,然后摘掉了頭套。

    頭套下,一個約莫十七八歲的女生半睜著雙眼,牙關緊閉,滿臉通紅,肩頭的短發已經被汗水浸濕。

    “蕭然,我猜對了,她是女生!”周祖昆喊道。

    景蕭然沒有回應,站起身,朝著門外的熊玩偶人走去。

    “蕭然,你干什么去啊?”金緲正想跟上前,就被景蕭然阻止。

    “你們別來,我去看看就回來。”

    走上前,景蕭然就聽到了冷飲店老板娘急切的聲音。

    “曉丹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短發女生口唇蒼白,聲音虛弱,“張姐,我……就是頭暈,沒力氣。”

    “我都說了這么熱的天氣讓你別逞強,唉。”

    “沒事兒,我休息會兒就行了。”短發女生道。

    景蕭然眉頭一皺,這女生很明顯就是有脫水的跡象。

    這種炎熱的天氣下,穿著棉制玩偶服,不脫水才怪呢。

    景蕭然走上前,輕聲道:“她應該是中暑了,有些脫水的跡象。”

    “脫水?”冷飲店老板娘抬頭看著景蕭然,疑惑道,“你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是一個醫學生。”景蕭然道,“快把她的玩偶服脫掉吧,然后喂點兒鹽水。要是嚴重的脫水可能就得去醫院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好。”

    冷飲店的老板娘將短發女生的玩偶套脫掉。

    脫掉玩偶服,短發女生的整個身子就像是泡在汗水里一樣,衣服全部都濕透了。

    “姐,你給她換套干衣服,暫時不要喝冰水,然后在通風的地方休息會兒就沒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謝謝。”冷飲店老板娘對景蕭然一笑,微微點頭表示謝意。

    短發女生看了眼景蕭然,便閉上眼睛,她已經虛弱得有些說不出話。

    老板娘將短發女生帶回了冷飲店的休息室,景蕭然走回了冷飲店。

    “蕭然,那個女生怎么了?”金緲問道。

    “中暑了。”景蕭然道,“這么熱的天還在外面發傳單,一般男生都受不了,何況她一個小女生。不過我看情況不太嚴重,休息會兒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景蕭然,你怎么知道這么多的啊?”季瑩問道,“就比如昨天那種情況你都能處理。”

    “昨天?”林萱桐不解道,“昨天發生了什么事兒嗎?”

    “景蕭然沒跟你們說啊?”季瑩詫異道,她以為這種救人的事跡,景蕭然肯定會廣而告之。

    “昨天啥事兒啊,給我們講講看。”周祖昆也來了興趣。

    景蕭然還沒回答,季瑩就把昨天的事情繪聲繪色的講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你們不驚訝?”季瑩看大家的表情都很正常。

    “不就是心肺復蘇嗎?”金緲道,他還知道景蕭然會處理紅豆中毒、工業酒精,還用心肺復蘇救過自己的親妹妹。

    季瑩漂亮的眸子瞪得圓圓的,轉頭看向林萱桐和周祖昆,“這事兒……很正常?”

    林萱桐點了點頭,周祖昆頓了頓也點點頭。

    他們和金緲待得時間久了,從金緲那兒也得知很多關于景蕭然的事。

    在他們看來,對于景蕭然來說,心肺復蘇這不是很簡單的事嗎?

    于是,他們下意識的就忽略了景蕭然還只是初入醫學院的新生。

    季瑩有些無語了,她突然想到自己表哥劉寶車的話,可能不是她太差,而是景蕭然太過于突出了。

    “帥哥,剛才謝謝你了。”

    這時候,冷飲店的老板娘從休息室走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姐,您這是在跟我說話?”景蕭然看了眼自己旁邊的幾個其貌不揚的男生,覺得老板娘還是有很大概率在叫自己。

    “對啊。”老板娘輕笑道,“曉丹已經好多了,我給她換了件干衣服,喝了點兒糖鹽水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景蕭然點點頭。

    這老板娘的話不可信啊,第一句話開始就在“撒謊”。
推薦閱讀:
江苏福利彩票大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