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一品小說網 > 偵探推理 > 雍王衛 > 第一二四章 新手上崗

第一二四章 新手上崗

作品:雍王衛 作者:詡銘 字數: 下載本書  舉報本章節錯誤/更新太慢

    小販被帶進來之后,站在雍詩菁對面靠墻的位置,低著頭。

    雍詩菁以溫和的語氣問道:“你是護衛衛部主官的移動崗,是嗎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聽到雍詩菁的柔和語調,小販大著膽子抬起了頭,看著雍詩菁和他身邊的雍甘平。

    “你今年多大了?參與行動任務多久了?”

    “屬下今年十九了,被選出來執行任務有一年多了。”

    雍詩菁從他的回答中,知道這是“雍王衛”的慣例,衛中自衛屬長官級別起,職位以世襲為主。

    校官為一線骨干力量,行動中多會有折損,故多從部屬中擇優提拔任用。

    部屬員額是當年仁宗皇帝欽定的,除各級僚屬外,雍氏及其“四大衛”有部屬兩千人,“王”、“衛”兩家各有部屬五百人,全衛合計共有部屬三千人。

    部屬的職位是世襲的,父亡子繼,兄終弟接,直至此職位無后人接任,則收歸衛部,上報總衛批復,予以另行分配。

    凡衛中部屬的男丁年滿十八歲即登記造冊,集中進行訓練,擇優配屬到衛部中,執行任務。

    這個裝扮成小販的部屬就是按照衛中的規定,挑出來任用的。

    但雍詩菁從其回答中,覺察出這個人不對,就問道:“你原本不是親隨護衛衛部主官之人,怎么調進來這八人之中的?快點如實說來。”

    這個部屬忙回答道:“屬下不知因為什么緣故,只知自己是約于一年前被調崗到親隨護衛中至今。”

    “你叫什么名字?誰給你的調令?”

    “屬下叫吳軍,調屬下換崗的是衛部后衛右校的校官李進。”

    “他可有正式文書給你?”

    “沒有,是口頭傳達的調任命令。”

    “吳軍,你原先在什么崗位上?主要負責的是什么任務?”

    “回稟特使,屬下原在衛部后衛右校的運輸保障組,負責衛部人員生活所需物資的運輸。”

    雍詩菁皺著眉頭,追問道:“衛部在桐廬的物資倉庫在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“在'工字路'貨倉。”

    “那里是衛部的專屬貨倉?還是租用的?”

    “回特使的話,是衛部的專屬貨倉,看守貨倉的都是衛部后衛的同僚,只有負責裝卸貨物的工人是聘請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有倉庫對外出租?”

    “沒有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新的崗位上,可有領受什么特別的任務嗎?”

    “在擔任護衛主官的暗哨之后,我有一次向上級長官匯報了自己發現的問題,隨后第二日就被調到移動崗了。”

    對于這個新的情況,雍詩菁覺得有些蹊蹺,一般正常情況下,上級會就下屬上報的問題做進一步核實,同時責令發現上報者繼續留意觀察后續的情況,以便及時匯報。

    但吳軍上報異常情況之后,即被調離,如無問題,怎么會這么做呢?

    “吳軍,說一下你發現的是什么情況?”

    “是,我有次在跟隨主官上班途中,發現有人在暗中跟隨我們。

    我在知會了另一位同伴之后,由他負責繼續護衛主官,而我去查明跟蹤者的情況。

    跟蹤者發現自己暴露后,立刻轉向離去。

    后在我的追蹤下,對方躲進了一條巷子中,最終進了死胡同。

    此時對方露出了自己的面目,竟然是原來的護衛主官的后衛部屬陳海。

    他說要想活命,就不要對外講出他的名字,他做的事對得起衛部,是不會傷害主官的。

    我給他說自己要據實上報情況,他說這是我的職責,不會強求我,但只需說被人跟蹤之事即可,至于是誰千萬不要說。

    如實上報情況就等于判了自己死刑,除非是我自己不要命了,那他也沒辦法。”

    雍詩菁看著吳軍的神情和眼睛,斷定他沒有說謊,就問道:“陳海還對你說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他在臨走時,告訴我,要保護好主官,有人要對主官不利。

    我問他,'為何會暗中跟蹤主官?'

    他回答,'要話想對主官講,但又不想讓我們現任的護衛為難,所以正在尋覓機會。'”

    “你有沒有問他,是自己一個人,還是有同伴和搭檔者?”

    “特使,屬下沒有問,當時有些發蒙,也有些害怕。”

    “你身上帶槍了吧?”

    “帶了,護衛主官的暗哨都是配槍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手里有槍,還怕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特使,您是有所不知,我看到陳海的樣子不像是從前一樣,他的神情很嚇人,就像是大病初愈一般,整個人看上去很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他原先是怎樣的?”

    “很強壯,生龍活虎的樣子。”

    雍詩菁點點頭,為了緩和吳軍的情緒,就問道:“你入職后衛的右校前,可有進過集訓?”

    吳軍搖搖頭,“回特使,屬下未參加過衛部組織的任何集訓。

    屬下被通知入職后衛右校,是在家人按照衛部要求,上報家中適齡男丁名單之后的一個月。

    接到通知后的第三日就正式入職了,在后衛右校待了不到兩個月,就被調到護衛主官的崗位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未經過集訓,你在崗時能應付的了崗位要求嗎?”

    “回特使,后衛不像是左衛負責經營,人員要頭腦靈活,做事精明;也不同于前衛負責行動,人員要精武強健,身手有力敏捷;更不同于右衛負責情報,人員要機敏干練,善于發現線索。

    后衛主要是負責物資供應及保障,做的多是采購、運輸、儲存和分發的事情,只需按照衛部的規章制度做事即可,守成就好,不喜變化的。

    所以,屬下雖未經過衛部的集訓,但依然能勝任所在的崗位職責要求,并未出過紕漏的。”

    雍詩菁聽著吳軍的講述,不禁對這個譚政充滿了疑問,他一個后衛長官,雖掌握衛部的所有物資和裝備,直接管轄護衛主官的親隨護衛,但實則是位高權重,卻無實際戰斗力的衛屬長官。

    一旦心生反意,很容易被其他衛屬聯合反制下去,譚政不可能不知道此中的厲害關鍵之處。

    本應是衛部主官的親信,為何要做些出格之事呢?
推薦閱讀:
江苏福利彩票大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