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一品小說網 > 都市言情 >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> 第三十章 夜

第三十章 夜

作品: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作者:半卷殘篇 字數: 下載本書  舉報本章節錯誤/更新太慢

    “還有個問題我想問下。”

    “天師您請講。”

    “之前這胡家不是還請了個先生過來嗎?他怎么死的?”

    “腳拌在門檻上,摔死的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意外?”

    “是的,天師,他的魂魄已經被我的同事帶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從地府公務人員這里得到肯定的答復后,廉歌不禁搖了搖頭,本以為最詭異的事情卻實際真只是個意外,讓廉歌不知道該說些什么,

    “行了,你們接著忙吧,我就不打擾了。”廉歌收回思緒,朝面前兩位鬼差說道。

    “恭送天師。”兩位地府公務人員恭敬屈身道,

    廉歌也沒再多停留,轉身便再次離開了胡家院門口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片刻過后,水泥路邊,廉歌重新走回顧小影身旁,

    “電話打了嗎?”廉歌看向顧小影,隨意地詢問了句,

    “已經報警了。”顧小影先是點頭,然后有些好奇地看向廉歌,問道,“你和那些‘人’聊完了嗎?”

    “聊完了。”廉歌看著顧小影這興致勃勃的模樣,不禁笑了笑,“怎么?你也想見見?”

    “可以嗎?”

    “不可以。”廉歌笑著搖頭道,“下次吧,會有機會的。”

    “警察有讓你在這兒等候嗎?”

    “沒有。聽到說是謀殺后,他們說會馬上派人過來。讓我先找個安全的地方,保護好自己的安全,如果有需要的話,會再和我聯系。”顧小影搖頭說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們走吧,這兒可還離著我們家有段距離呢,接下來可有得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沒事兒,我們就當出來旅游了吧,這環境真不錯。”

    聞言,廉歌笑了笑沒接話,

    “……廉歌,你說那余燕為什么要殺那老太太啊?”

    “……說不定是那余燕偷人在外面偷人被老太太撞見了,然后那余燕害怕消息泄露,就把那老太太殺害了唄。”

    “啊?這怎么推斷出來的?”

    “推斷什么啊?你忘了,你男朋友我可是個神棍啊,當然是算出來的唄。”

    “這也能算出來?廉歌你唬我的吧。”

    “對啊,唬你的,鬼才知道為什么呢……不過管他呢,調查真相又不是我的業務范圍……”

    伴隨著持續響起的話音,廉歌和顧小影沿著蜿蜒的山路朝著廉家村徐徐走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許久過后,

    “……廉哥哥,我后悔了,我不想走了,我們回去讓那胡先生開車送我們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確定嗎?現在距離我們家可能要更近點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我們還是接著走吧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又片刻過后,

    “……廉家小哥哥,你累嗎?要不我背你走吧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上來吧,顧小影同學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這樣,前半程玩鬧,后半程廉歌背著顧小影,

    在路上磨蹭了一個多鐘頭,才終于回到廉家老宅。

    是夜,

    夜幕已徹底籠罩大地,點點繁星開始浮現。

    老宅院子里,簡單吃過晚飯的兩人依偎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……好安靜啊,沒有車聲,沒有城市的嘈雜聲,只有遠處傳來的蟲鳴。”顧小影躺靠在廉歌懷里,仰頭看著夜幕中嵌著的星辰,和那一輪斜掛著的明月,

    “真想,就這樣一直看著仰望著星空,享受著這安靜祥和。”顧小影說著,轉過身,看向廉歌的臉龐,

    “廉歌,你小時候就是在這兒長大的吧?你的童年應該很有趣吧。”

    廉歌低頭看了眼懷里的顧小影,不禁笑了笑,

    “夏日的夜晚,繁星明月,蟲鳴狗吠,自然萬物……小影同學你現在腦子里都是這些詩情畫意,但是我眼前,現在就只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啪!”廉歌伸出雙手一合,將某個試圖伺機喝他血的生物拍死在手上,

    “蚊子。”廉歌將手攤開,將蚊子的殘骸展現在顧小影眼前。

    顧小影沒有嫌棄或者惡心,反而饒有興趣的看了幾眼,

    “這應該是只庫蚊,就是不知道是哪個分支。”

    聞言,廉歌默默將手里的庫蚊殘骸清除了,然后繼續說道,

    “你眼里的安靜祥和的自然,其實只是這里人的無奈選擇,你以為我們愿意待在這兒啊。我小時候那會兒了,這里連馬路都沒有,車開不進來,只有人能勉強進出,不僅僅是窮,還物資匱乏。不過,也的確是有些有趣的事情吧……

    攆狗追雞,上樹摘果摸鳥蛋,下河溝里撈魚抓螃蟹……小時候,我就是村里一‘霸’,哪家狗看到我都得跑。”

    說著,廉歌自己不禁笑了起來。

    而認真聽著廉歌話的顧小影也會心地笑了笑,

    “還記得,小時候,村口山腳旁邊,長了幾顆桑葚樹,每年一到時候,桑葚成熟了,我就趴在那樹上吃,吃飽了才從樹上下來……”

    “廉歌,你小時候過得好有趣啊。”顧小影感嘆了句,“不像我,小時候都只能待在家,玩玩電腦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要讓那時候這里的孩子選,他們肯定愿意過你那樣的童年,玩玩電子游戲,玩玩手機。因為你的煩惱是幸福的煩惱,而他們的樂趣,是苦中作樂,上山下河找吃的,那也是因為沒有別的吃的。”廉歌微微仰著頭,看著漫天的繁星說道。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顧小影微微沉默了下,然后忍不住地問道,“那廉歌,你小時候也餓過肚子嗎?”

    “沒有啊。”廉歌收回目光,臉上不禁露出笑容,

    “老爺子還在的時候,那是十里八鄉有名的先生,在那時候,賺得錢比我爸媽加起來都多,怎么可能讓我餓肚子。從小學開始,我就是在墟溝市市區上的學,你小時候有得我都有……嗯,我的童年也有電子游戲,還有電腦。”

    “廉歌……我真想咬你一口。”顧小影先是沉默了下,然后氣呼呼地說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咬吧,想咬哪里都行。”說著,廉歌往靠椅上一癱,一幅任由施為的樣子。

    “哼,我才不咬呢,我掐!”

    說著,顧小影就伸出手往廉歌腰上的軟肉掐去,

    “……顧小影,這是你們女生天生的技能嗎?”廉歌‘咬牙切齒’‘嘶氣咧牙’地說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哼哼,知道錯沒?看你下次還敢逗我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兩人玩鬧著,片刻過后,又重新依偎到一起。

    “廉歌,我明天就要走了,你真不想讓我再多請幾天假嗎?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你先回去吧,我隨后就回學校找你。不過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過什么啊?”

    “不過,今晚就是你離開前在這兒待得最后一晚上了,要不要我們……把之前未完成的事情再繼續一下。”

    廉歌笑著說道。

    話音落下,顧小影的臉瞬間紅透了。

    “廉歌,你流氓啊,整天想著這種事?”

    “想著自己老婆有錯嗎?”

    “哼,我不跟你說了,我去睡覺了。”

    說著,顧小影站起身,紅著臉快步走回了臥室。

    廉歌見狀笑了笑,也沒起身,繼續欣賞著這漫天星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許久,廉歌也回到了臥室,而他的手機也在這時候適時響起。

    “廉歌,我看天氣預報說,今晚要下雨打雷,我有點害怕,你能不能過來陪下我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

    掛了電話,廉歌朝著顧小影在的臥室快步走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夜時間,窗外無雷無雨,

    臥室內,顧小影帶來的男性脫氧核糖核酸阻礙隔膜卻被消耗了幾個。
推薦閱讀:
江苏福利彩票大奖